您现在的位置: 专题>二月
     一月
     二月
     三月
     四月
     五月
     六月
     七月
     八月
     九月
     十月
     十一月
     十二月
 
心事
互联网 2016-03-23

晚上十点多,女人给孩子洗漱完,又是讲故事,又是唱童谣,好不容易才把家里的“混世小魔王”给哄睡。她看了一眼身旁的男人,男人竟破天荒的没玩手机,也没玩电脑,而是燃起一支烟,陷入了沉思,似乎在想什么心事。

“哎,”看男人没有反应,女人轻轻地叫了一声。男人侧过头来,问了句:“怎么了?”女人说:“想什么呢?那么入神。”男人将烟灰弹在床头柜的烟灰缸里,叹了口气说:“你嫁给我悔恨不?”女人被男人没头没脑的一句话给问住了,还没来得及回答,男人接着说,“跟我一批进厂的大学生,现在跳槽的跳槽,提拔的提拔,混得都不错。就我一人在管理岗上一呆就是十几年,没有一点成就。现在经济形势不好,小道消息说工资可能还要降。想想孩子明年就要上小学,可如今咱连个房子都没有,天天租房子,今年搬这儿,明年搬那儿,唉!真是没意思。”男人说着,无奈地摇了摇头。

女人给熟睡的孩子掖掖被子,说:“俗话说,知足常乐。每个人对幸福和成功的定义都是不同的。或许因为我是女人吧,对事业的成功不像你们男人那样渴望。我觉得像现在这样跟父母住在一起,每天都能见到丈夫、孩子,生活平平淡淡,家人平平安安就很好啊。”男人说:“你们这些妇道人家啊!目光总是这么短浅。对了,还记得我原来跟你说过那个跳槽去宁夏的同事吗?昨天从网上碰到他,他说他媳妇也过去了,两口子一年挣40多万呢!”男人说着,不由得羡慕起来。“你不是说你表弟在北京一个月挣三四万吗?哎,我跟他一个专业的,我到那儿去肯定也行。要不我去北京吧?”男人说着,似乎兴致极高。

女人坐起来,拿个枕头放在身后,找了个舒服的姿势靠着。“十年前,你大学毕业后从江西来到企业,现在高中、大学那些同学都天南海北的,大概也不怎么联系了吧,你看看自己周围的铁哥们儿、好朋友,不都是这个企业的职工吗?咱们原来结婚、租房、搬家不都是这些朋友帮的忙吗?我觉得咱们都不小了,不适合也经不起折腾了。我父亲是这个企业的职工,好多叔叔伯伯、亲戚朋友也都是这个企业的职工,我对这个企业有感情,说我的根就扎在这里,一点都不过分。不是说我不为以后打算,而是从情感上,从内心深处我就觉得,企业越是困难,就越是需要大家,大家就越不能离开企业。你原来说你妈腰不好,每年冬天一受寒就特别疼,干什么都不方便。现在他们老两口退了休,跟着大家到了北方,如今家里有了暖气,他们两位老人家不是生活的挺好吗?”男人听着,想着父母每天陪儿子看动画片、做游戏尽享天伦之乐的场景,没了话。

女人看男人不说话,接着说,“你那个去宁夏的同事,是挣了不少钱,可孩子一年到头都在贵州的奶奶家放着,见不着父母,哪有咱孩子幸福?我表弟天天挤一个多小时的公交车上下班,光租房一个月都得四五千,你真的想去北京?人这一辈子还有个三灾六难的,更别说几万人的企业了,你为以后打算我能理解,可是每当企业一有困难,大家就都想着自己怎么跳槽、怎么转行,企业能度过难关吗?经济形势下滑这是全球性的,08年经济危机的时候大家不也挺过来了吗?只要爬过这个坡儿,走过这个坎儿,大家的好日子就来了。哎,对了,照你这么说,要是哪天我人老珠黄了,你是不是就得找个年轻漂亮的小老婆啊?”男人想了想说:“也行!”女人立马怒目圆睁道:“你敢!”男人傻呵呵地笑着问。“你说咱企业真能过的了这个坎儿吗?”女人笑了,“我看你啊,真是头发短,见识更短,短得就跟你这满头的毛寸儿似的。这新建的千把人的厂子,说倒就倒啊!更何况咱们还有几十个兄弟单位呢!你不是喜欢看沈腾的小品吗?他和马丽演的那个小品,《扶不扶》,你还记得吗?”男人点了点头。“沈腾在小品结束的时候说了一句,人倒了还可以扶起来,人心倒了可就扶不起来了!现在咱们企业面临的也是这种情况啊,所以说,遇到困难的时候,信心是最重要的,要是大家自己都不相信自己能度过难关,还有谁会相信大家呢?现在这种形势下,杞人忧天,满腹牢骚都是没有用的,大家这些最普通、最基层的职工,目前最有用的举动就是正视困难,重拾信心,干好自己的本职工作,拥护企业暂时性的、稍微让职工们做些牺牲的决策,和同事、和企业一起爬过这个坡,度过这个坎儿,就能迎来大家一如既往的幸福生活。”女人说着,似乎看到了希翼的曙光。

女人向来话多,不过往往说的都是些鸡毛蒜皮的小事儿,今天能说出这么一大堆,而且听上去还蛮有道理的话来,着实让男人不禁对她另眼相看了。女人说:“你真是比国家总理还操心呢!天塌了还有个高儿的人顶着呢,你怕什么!”“谁顶着啊?你啊?”“是啊,净高一米七一,比你高一公分,有意见怎么的?行啦,赶紧睡吧,明天还得上班呢!”女人的声音消失在黑夜里。

不一会儿,女人耳旁传来熟悉的鼾声,这天夜里,男人似乎睡得格外安稳!(鄂尔多斯能化荣信化工 黄春景)

?

 

上一篇:逆境中,绽放风采
下一篇:兖矿情结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