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专题>四月
     一月
     二月
     三月
     四月
     五月
     六月
     七月
     八月
     九月
     十月
     十一月
     十二月
 
兖矿集团董事局主席耿加怀:节能、医改、住房聚焦煤企民生
2011-04-12

兖矿集团董事局主席耿加怀:

节能、医改、住房聚焦煤企民生

◎王艳 刘凌

今年恰逢中国经济回升的关键时期,“转变发展方式、调整经济结构”的任务变得尤为迫切,大力发展低碳经济是中国经济实现转型的重要渠道,节能清洁型能源开始获得青睐。今年又与往年一样,民生中的“医改和住房”仍是全国两会的热点,同时位居“老百姓最关心什么问题”前列。

全国人大代表、兖矿集团董事局主席、党委书记耿加怀,今年连续3个议案,涉及的主题都与经济社会发展中热点的问题保持着高度的契合,作为全国特大煤炭国有企业的掌门人,他心中的“民生”却更为具体和务实。

煤制油为劣质煤消耗提供新途径

“建设一批煤制油项目,可优化能源结构,解决能源供应安全问题,是国家社会和经济发展的重大战略问题。”今年两会,全国人大代表、兖矿集团董事局主席、党委书记耿加怀在接受《中国产经资讯》记者采访时表示。

国内能源稀缺的约束、环境恶化的压力迫使我国必须彻底变革现有的经济发展方式,依靠科技创新,促使产业转型,走节能环保的低碳经济道路。耿加怀对总理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出要发展循环经济连连点头。

在经历过去年经济成功“保八”之后,加快调整结构成为了今年会议的重点,如何改变单纯依靠投资拉动、依赖消耗大量资源能源的经济发展方式,也是耿加怀思考最多的问题。耿加怀认为,我国褐煤、低变质程度煤以及高硫煤储量较高,利用这部分煤炭资源发展煤制油等燃料,可大大减少因直接燃烧而带来的污染和低效率,同时又能满足市场日益增长的对汽油、柴油等清洁液体燃料的需求。

“与一般的煤炭燃烧过程不同,煤制油生产过程中产生的二氧化碳较为纯净,可直接回收,用于工业用途或封存。”耿加怀先容这种“低碳油”时说。

耿加怀对发展煤制油良好的经济效益持乐观态度,他举例说:“以项目税后的内部收益率12%为参考基准,当煤价为150元/吨和300元/吨时,煤制油项目的竞争力分别相当于28美金/桶和35美金/桶。”

由于在“保增长、调结构”的基调下,产业承接转移与结构调整升级将是“十二五”经济建设的核心环节,节能环保将是重要的技术保障和低碳经济走向产业化的根本。耿加怀将这些看成企业的生存之本。他进一步强调:“我国的煤制油技术通过多年的攻关已趋于成熟。”

作为建设了我国唯一的规模达5000吨/年油品的高温流化床费托合成中试装置,采用两种催化剂连续满负荷运行1580小时,进行了多种工况考核试验的兖矿集团来说,累计投入资金11亿元用于开展煤制油技术的研究与开发应用工作,自主研发成功的低温费托合成间接液化技术和高温费托合成间接液化技术,均通过了中国石油和化学工业协会主持的科技成果鉴定。鉴定意见为技术处于国际先进或国际领先水平,两项技术共获得19项发明专利。显然,耿加怀并不讳言兖矿集团对该项目的投入与重视。

耿加怀信心十足地表示:“集团已拥有了具有自主常识产权的煤间接液化技术,兖矿榆林煤间接液化项目的各项建设条件已全部落实,核准所需要的各项评估报告已全面完成并获得政府相关部门的批复。”

最后,耿加怀在《关于加快推进兖矿榆林100万吨/年煤间接液化制油工业示范项目》的议案中建议,希翼国家发改委和国家能源局尽快给予核准,加快启动建设兖矿榆林100万吨/年煤间接液化制油工业示范项目。并请国家能源局同意兖矿集团开展金鸡滩煤矿项目前期工作,批准同意将金鸡滩矿权转移给兖矿集团。

国有煤炭企业卫生机构经费应补偿

国有煤炭企业卫生机构与政府投资办的医院有所区别,但仍是国有资产开办的,应属于公立医院。长期以来,国有煤炭企业医院一直靠煤炭主体企业(其母体)扶持生存发展。

耿加怀表示:“作为特殊的公立医疗机构,国有煤炭企业卫生机构理应享受到政府的经费补偿,通过企业与政府的合理经费分担,共同促进医院发展,让广大人民群众最终受益。”

卫生部指出,“公立医院是体现公益性、解决基本医疗、缓解人民群众看病就医困难的主体,矛盾问题比较集中。要加强其公益性,就要扭转过于强调医院创收的倾向,让其成为群众医治大病、重病和难病的基本医疗服务平台。”耿加怀说出了疑虑,坦言煤炭企业是以营利为最终目的,必然要求所属的医疗机构要创收,这与国家倡导的公立医院的公益性相悖。他呼吁应尽快建立国有煤炭企业卫生机构经费补偿机制。由国家卫生、财政部门出台政策,将国有煤炭企业卫生机构这一特殊的公立医院视为卫生事业发展薄弱领域进行扶持,通过对企业建立特殊补贴等形式,制定特殊的财政补助政策。

由于煤炭企业的特殊性,企业医院还更多承担了所在煤炭企业工伤抢救、职业病防治、结核病防治等工作职能。1999年十五届四中全会就明确提出,要分离企业“办社会”职能,切实减轻国有企业的社会负担。耿加怀直言道:“至今仅有少数企业医院进行了分离改制。”

“兖矿集团在2003年SARS防治期间,仅总部机关驻地医院支出就达130余万元。”耿加怀对《中国产经资讯》记者透露。他在议案中明确写道:“国有煤炭企业疾病预防控制、突发卫生公共事件、社区卫生服务以及设在卫生机构中的传染病专科、职业病专科、精神病专科等卫生机构作为公立医院在公共卫生服务中的补偿应及时到位,应明确国家和地方财政在补偿机制落实中的责任。”目前,国有煤炭企业卫生机构经费补偿,长期以来在基本建设、设备、经费补贴等方面全部由所属的煤炭企业来负担,即使承担的突发公共卫生任务等公益职能的费用也完全由煤炭企业负担。新医改方案提出的“对承担的公共卫生服务等任务给予专项补助,形成规范合理的公立医院政府投入机制”的政策并没有具体落实到位,仍然是经费补偿由企业自己“一肩挑”的局面。

耿加怀强调:“必须理顺政府和企业在国有煤炭企业卫生机构经费补偿中的关系,明确在医疗服务中由企业负担和应由政府投入的部分。”

同时,耿加怀不无忧虑地说:“经费补偿现在完全由企业经济效益来决定,效益好的时候可以多补偿,效益差的时候补偿就不到位,这样不利于形成稳定的管理及补偿机制。同时,新医改意见中推行的一些措施如推进医药分开,仅这一项医院大约45%的收入没有了,公立医院靠政府政策倾斜可得到财政卫生补贴而弥补损失,企业医院怎么办?”

耿加怀甚至谨慎地表示:“国有煤炭企业卫生机构在认真实行国家的取消药品加成政策下,如果政府不给予一定补偿,让卫生机构靠加大创收来弥补,这将会在一定程度上挫伤国有煤炭企业和企业卫生机构的积极性,最终侵害的还是广大人民群众的利益,对医疗改革的推进造成不利影响。”

煤矿棚户区改造应纳入廉租住房建设

“煤矿棚户区的改造成为煤炭企业的一个巨大负担。”耿加怀在今年两会的议案里写下了这句话。

上个世纪90年代后期,煤炭企业建立现代企业制度,深化体制改革,许多深层次矛盾进一步凸显,使煤矿棚户区问题进一步加剧。耿加怀说:“棚户区的问题,与‘以人为本、科学发展、建立和谐社会’的宗旨不相符,与日新月异的城市建设面貌不协调,与‘让人民共享改革开放成果’的要求背道而驰。”

煤矿企业效益下滑,“减员增效”、“下岗分流”、“买断工龄”、“内部退养”,使职工收入大大降低,只能维持职工的基本生活需要,根本没有能力购买商品房。特别是关闭破产矿井,更是无力解决职工住房问题。据山东一个矿业集团的8个关闭破产矿初步统计,就有危房5382户,面积80613平方米。

2007年12月1日起实行的《廉租住房保障办法》(建设部令第162号)对城市低收入住房困难家庭提供了住房保障。据某省的33座政策性破产煤矿统计,共有在职职工13.7万人、离退休职工6.9万人,他们大多居住在棚户区。低保户、抚恤户、工伤残、工病遗属、退休工人、下岗工人等也占有相当比例。不过,耿加怀强调:“《廉租住房保障办法》,只是涉及地方,没有涵盖到企业,特别是煤矿低收入家庭的住房问题。”

“国家应把煤矿棚户区改造纳入廉租住房建设范畴,优先让棚户区的低收入职工家庭享受国家规定的政策待遇,解决好基本住房问题。对已建成的廉租房实行出租与出售相结合的方式,根据职工自愿可以出租,也可以出售部分产权,实行共有产权制度。”耿加怀建议。

由于煤矿大多远离城镇,地处偏远山区,棚户区的问题日积月累,医疗、公共卫生、商业服务、环境、供电、供水、道路交通、供暖、煤气、有线电视等问题长期得不到解决。

针对此现状,耿加怀建议把煤矿棚户区改造纳入城镇建设总体规划。科学编制规划,统筹解决好供水、供电、道路、通信、污水、垃圾、煤气、暖气、有线电视、医疗、教育、商业、社区服务等各个方面的问题。

耿加怀说,棚户区卫生状况较差,治安稳定工作问题突出,上访现象连续不断,影响了矿区职工家属的基本生活保障和生命财产安全,影响了矿区和社会的和谐稳定,给党和政府的威信带来了很大负面影响。

“各级政府应高度重视煤矿低收入家庭的住房问题。矿区棚户区改造是一项复杂的系统工程,涉及到资金、土地、拆迁、施工、回迁、监管、生活保障等各个方面的问题。应把这项工作作为落实科学发展观、建设和谐社会、改善民生、促进社会稳定的大事,强化政府主导,从政策、资金、税费等方面给予支撑,棚户区改造应逐步纳入中央投资补助范围。”耿加怀最后补充道。

(2010年3月6日《中国产经资讯》)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